勞工索賠案紛爭持續韓冷對日方提議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27 10:58:07

□ 法制日報駐韓國記者 單士磊

20日,日本政府向韓國方面發函,提議設立日韓及第三國委員加入的仲裁委員會以解決勞工索賠相關問題,但韓國外長康京和23日在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會談時沒有同意日方要求,僅表達了正在探討的一貫立場。

能否協商解決好橫亙于韓日兩國間的勞工索賠糾紛等諸多問題,將再次考驗已陷入歷史低谷的韓日關系。日方目前已表態稱,舉行雙邊磋商及設立仲裁委員會均必須有韓方同意。若韓國不同意設立仲裁委員會,日本政府將考慮向國際法院(ICJ)提起訴訟。

雙邊磋商未果

去年10月和11月,韓國大法院對二戰期間被強征韓國勞工要求日本企業賠償損失案接連作出終審判決,分別判定日企應向每位受害者作出相應賠償。判決結果引起日方強烈不滿,致使日韓兩國關系再生齟齬。

2018年10月30日,韓國大法院對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強征勞工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新日本制鐵“強征勞工賠償案已過訴訟時效”的上訴要求,裁定整合后的現存公司新日鐵住金向4名原告每人支付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0萬元)。至此,歷時13年零8個月的強征勞工要求日本企業賠償案終于落下帷幕。

無獨有偶,該案判決生效1個月后,韓國大法院再次對韓國受害勞工狀告三菱重工索賠案作出終審判決,判定三菱重工向6名受害者每人賠償80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49.5萬元),向受害女工每人賠償1億至1.5億韓元。

韓國大法院的終審判決結果,立即引起日方的強烈不滿。河野太郎對此堅持認為,1965年兩國簽署《日韓請求權協定》,征用勞工問題已徹底獲得解決,日方不能接受韓國法院的判決。之后,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秋葉剛男召見韓國駐日大使李洙勛表示抗議,而韓國政府為彰顯支持韓國大法院判決的決心,隨即也召見日本駐韓大使長嶺安政,致使韓日外交矛盾進一步升級。

隨著韓日政府間圍繞強征勞工索賠案問題外交紛爭的不斷升級,韓國大邱地方法院浦項分院2019年1月9日根據原告書面提交的賠償執行申請要求,對涉案日企新日鐵住金持有的部分在韓資產采取扣押措施。日方為此再次緊急召見韓國駐日大使提出抗議,并要求依據《日韓請求權協定》第三條規定與韓方進行外交交涉。

據了解,根據《日韓請求權協定》第三條,兩國應先通過外交途徑解決與協定實施相關的糾紛。但問題是,如果韓方按照日方的提議答應進行外交交涉,受害勞工索賠問題就成為探討該案是否根據《韓日請求權協定》已得到解決的扯皮問題,于是韓國政府對此反應冷淡。

韓國總統文在寅就韓日關系也表示,希望日本政府尊重法院判決,不應將勞工索賠問題政治化,更不要損害面向未來發展韓日關系的大局。

至此,日本政府自1月起一直要求召開基于協定的雙邊外交磋商,但由于韓國在4個多月時間里未予以回應,日方于5月20日決定要求召開作為下一階段程序的仲裁委員會。

提議設仲裁委

另外也有觀點分析認為,日本政府之所以依據《日韓請求權協定》提出雙邊外交磋商,也存在復雜緣由。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韓方對于日方關于通過《韓日請求權協定》所規定的爭端解決程序進行外交磋商不予回應,日方則可以以爭端解決程序不奏效為由,將該問題國際化,即設立仲裁委員會或者訴諸國際法院解決。

據韓媒報道,韓日外交部局長級磋商此前在首爾舉行,但就勞工索賠問題雙方分歧仍未縮小。其間,日方表示,若政府間磋商難以成行,將直接推進下一步措施,即根據協定設立仲裁委員會。

另外,日本國內也通過媒體輿論放風稱,如果磋商不妥,日本可能將采取加征關稅、停止匯款、停發簽證等一系列反制措施。在韓日外交磋商毫無進展的情況下,日方則繼續根據《日韓請求權協定》第三條第2款規定(組建包括第三國委員在內的三方委員會仲裁無法通過外交渠道解決的爭端),提出設立仲裁委員會。

5月20日,韓國政府已正式收到日本提議將韓國受害勞工索賠判決訴諸仲裁的外交公函。

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官邸與前來進行到任拜訪的韓國駐日大使南官杓會面。安倍就包括韓國勞工索賠案在內的兩國間懸而未決問題要求韓方采取恰當應對。此舉也是日方就勞工問題再次要求韓方同意召開基于《日韓請求權協定》的仲裁委員會。

解決希望渺茫

據韓媒報道,康京和利用5月22日至23日代表韓國政府出席在法國巴黎舉行的經合組織理事會部長會議的機會,與河野太郎舉行會談。其間,雙方就韓國大法院判處日企賠償韓國受害勞工一事繼續進行磋商??稻┖兔揮型餿輾揭?僅表達了正在探討的一貫立場。

分析指出,盡管日本外務省早前向韓國政府提議設立仲裁委員會討論受害勞工索賠案,而且此次韓日外長會談也涉及此事,但韓國答應成立仲裁委員會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另外,從韓國外交部23日就受害勞工索賠判決問題的發言中也可以看出,韓方在此問題上不會輕易妥協。韓國外交部當日再次呼吁,只要日企依照判決執行,將不會有任何問題。

此外,韓國媒體也分析稱,日本明知沒有可能,還執意提出“交付仲裁委員會仲裁”,其用意就是向韓國施壓,帶有明顯的政治目的。此舉對于解決問題沒有絲毫幫助。日本如果真的打算解決問題,就應該撤回要求日本企業拒絕賠償和協商的命令,通過兩國政府之間的協商,妥善解決問題。

目前,為改善趨于惡化到極點的韓日關系,韓國政府也希望與日本進行各種形式的“對話協商”。

另外,6月末即將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首腦峰會,也被寄予厚望。日韓均期望,這次峰會能夠成為兩國領導人通過對話解決外交矛盾的契機。屆時的韓日首腦會談,也將考驗已陷入歷史低谷的韓日關系。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