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王堯堯愛走訪刑警王堯堯愛走訪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5-27 10:39:35

圖為工作中的王堯堯。

圖為王堯堯(右一)帶嫌疑人指認現場。

圖為王堯堯(左二)走訪轄區群眾。

□ 法制日報記者 劉志月 法制日報通訊員 楊瑞 文/圖

2015年從警,王堯堯從社區民警干起。

3年間,在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公安局黃集派出所社區民警崗位上,王堯堯養成了“愛走訪”的習慣。他發現,坐在辦公室解決不了的問題,走出去、走到群眾中,很多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2018年5月,“愛走訪”的習慣伴隨著王堯堯加入襄州區公安局刑警大隊。

這位“愛走訪”的“90后”刑警,啃下了不少“骨頭案”。

嶄露頭角

王堯堯的刑警天分,是在當社區民警時嶄露頭角的。

2016年5月4日夜,襄陽市襄州區龍王鎮發生一起一死二傷嚴重暴力案件。

案發后,襄州區公安局立即啟動命案偵破機制,迅速鎖定嫌疑人楊某。專案民警追到楊某家中時,撲了個空。

根據種種跡象分析,專案組判斷,楊某很可能往臨近鄉鎮逃竄,指揮部當夜組織警力沿所有可疑路線追蹤。十幾個小時過去了,次日凌晨4時許警方尚未有任何發現。

指揮部召集所有參戰民警討論分析。王堯堯提出,案發地與黃集鎮毗鄰,而黃集鎮是襄州區出入湖北省的門戶,按照犯罪人心理推斷,楊某極有可能會通過黃集鎮出省逃竄至河南;楊某沒有交通工具,完全依靠步行,而公路巡邏的民警沒有發現其蹤跡,所以楊某一定是從田間地頭抄小路往黃集方向走。

根據自己長期在農村走訪的經驗,王堯堯斷定,沿田地逃竄,體力消耗大,6個小時根本走不遠,楊某一定還在黃集鎮境內,并且一夜奔波一定人困馬乏,上午肯定會找地方休息。

專案組聽取了王堯堯的意見后十分贊同,迅即將巡查的重點放在賓館和小飯店,對與龍王鎮相鄰的4個鄉鎮開展“梳頭式”篩查。

王堯堯帶領3名隊員在黃集鎮展開搜尋,他將搜查的重點放在廢棄的房子、無人看管的工地以及路邊的小旅館。搜查了一圈又一圈,已經到了次日12時,始終沒有進展。

聽到隊友們喊渴喊餓的一瞬間,王堯堯一拍大腿:“對了!趕緊走!”

王堯堯突然想起,到了午飯時間,楊某一定會想辦法進食。

王堯堯帶著隊友挨個到各小飯店向經營者介紹楊某的衣著特征,并留存電話。

當日15時許,王堯堯在一間“伯爵飯店”外的燒烤攤,發現了一名體貌特征與楊某十分相似的中年男子。

王堯堯假裝買飯靠近男子,確認是楊某。他從楊某身后一個魚躍將其撲倒,并當場搜出作案時用的一把匕首。

至此,一起命案在24小時內告破。

開局中彩

中等個頭,還是一名“90后”。

王堯堯剛到襄州區公安局刑警大隊,有不少老民警犯嘀咕:“咋來了個‘愣頭青’?”

王堯堯的“愣頭青”之名,終止于他追查到一名外逃10年的命案犯罪嫌疑人。

翻看卷宗時,王堯堯發現了一起陳年舊案。

2008年9月24日凌晨,襄州區黃龍鎮一家小商店發生一起命案:黃龍鎮陳橋村三組葛某及其妻子趙某被人殺死在店內。

經偵查員連續作戰,時年18歲的張某和未成年人黃某、劉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經過不懈努力,民警成功抓獲了劉某、黃某??芍饕缸鏘右扇蘇拍橙床恢?這一逃就是10年。

2018年6月,王堯堯先后5次來到嫌疑人張某家中,試圖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墑?無論是張某父親還是其弟弟,都未透露張某的行蹤。

真的就再也不聯絡了?10年間沒有一次聯絡?王堯堯不太相信。

2018年10月初,王堯堯再次來到張某家中。其間,放在凳子上的一部手機突然響起來鈴聲。王堯堯瞥眼一看,來電歸屬地為西安。張某的父親接通電話后,直接稱對方打錯了,便匆匆掛斷電話。

這個小細節引起了王堯堯的注意。當日,他與同事走遍了陳橋村,對該村幾乎所有務工人員家庭進行了走訪。

“那之后3天,我與同事持續走訪。我的微信運動步數每天都不少于4萬步?!蓖躋⒁⑺?。

在走訪一個村戶時,一位大爺告訴王堯堯他們,似乎在西安見過張某。

得知這一線索,王堯堯又電話聯系上了陳橋村在西安打工的9名人員。經過一一溝通,一個關鍵線索傳來:張某可能在西安雁塔區從事裝修工作。

王堯堯立即與西安警方聯系對接。當年10月8日,在西安市雁塔區,逃亡10年的張某被抓獲歸案。

如今,襄州區公安局刑警大隊的民警們都對王堯堯豎起了大拇指:這個“90后”,辦事穩當得很!

煉成骨干

協助抓捕到10年逃犯,王堯堯被襄州區公安局刑警大隊“器重”。

2018年8月,刑警大隊負責人鄭重地將一起陳年舊案交到王堯堯手中。

24年前的農歷正月初二,襄陽東津鎮發生一起刑事案件,一名老人被敲碎頭骨致死。犯罪嫌疑人陳某不知所終,杳無音訊。

24年過去了,當時的辦案民警已退休,東津鎮也已劃出了襄州區,但這個案子依然是襄州刑警的一個“心結”。

“你們年輕人,有方法會創新,多試一試,總是有可能的?!苯話父躋⒁⑹?刑警大隊負責人囑咐道。

接到任務后,王堯堯上心了。他與同事趁在東津鎮辦案的空隙,多次到案發地走訪。

“受害人的重孫都有了小孩。受害人的家屬說,由于主要犯罪嫌疑人未到案,他們每個春節過得都很壓抑?!弊叻昧私獾絞登楹?王堯堯暗下決心,一定要找出蛛絲馬跡。

之后,一有空閑,王堯堯就會著便裝,到逃犯陳某的村里“走親戚”。

幸運的是,在與一位村民拉家常時,這位村民透露:2014年陳某母親去世時,陳某好像偷偷回過襄陽。

得知這一消息,王堯堯十分興奮,并將情況層層匯報。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想要抓捕一名隱姓埋名的命案嫌疑人,無異于大海撈針。

“我不相信陳某真的人間蒸發了!”王堯堯沒有放棄,經常加班搞信息比對。

王堯堯還想方設法找到了江蘇省南京市公安局有關部門,請他們幫忙協助將該案嫌疑人陳某的信息在全國范圍內進行比對。

半個月后,王堯堯收到了南京警方的反饋:廣東省珠海市一名男子與犯罪嫌疑人陳某的信息十分吻合。

最終,逃亡24年的陳某被抓獲歸案。

嫌疑人是到案了,但案件已過去24年了,當年的知情人不多了,案件的基本事實很少有人能說清楚,當年知情的許多人都70多歲了,甚至許多關鍵證人都已去世。

為進一步摸清案發時的原因、經過、結果,王堯堯把東津鎮當作移動辦公室,整天在村委會晃、湊在老頭老太太們中間聊天,時間一長他對案件更加熟悉了,掌握得更加全面。

在此基礎上,經過取證,公安機關又抓獲兩名當年實施犯罪的嫌疑人。

“當我們帶著陳某去指認現場時,受害老人一家都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蓖躋⒁⑺?看到自己不僅解開了襄州刑警的心結,還解開了受害人家屬的心結,非常欣慰。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