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裁判如何實現國法與天理、人情的統一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5-24 16:00:39

牟治偉   

天理、人情、國法,本乎一體

司法裁判應當依循天理,順應人情,合乎國法。天理、人情、國法相洽無礙之時,恰恰是裁判結果最容易為人所接受之時。

就其本源而論,國法與天理、人情本是一體。國法即是天理、人情的具體化、實證化和實在化。天理是一切善的總和,是良知的一點靈明,是符合事物本質的一種自然秩序。人情是人類社會中,人與人之間在交往過程中所產生的一種良性的合作關系。國法則是立法者本諸天理、人情所制定的具體社會規范。

在天理、人情、國法的一體化上,清代著名學者戴震在《孟子字義疏證》中有過深刻的論述。戴震認為:“天理者,節其欲而不窮人欲也。是故欲不可窮,非不可有;有而節之,使無不過情,無不及情,可謂之非天理乎?”“情之至于纖微無憾,是謂理?!敝喂?,即在于“使天下無不達之情,求遂其欲而天下治?!幣街翁煜?,國家的法律就應當以天理、人情為依歸,通達天理、人情,契合人之常情常性,順應人情之所需。

如果裁判者能夠正確理解和解釋法律,就能夠通過對法律精神的把握,作出合乎天理、人情、國法的判決。在當今社會,任何一部法律的基本原則皆包含有公平正義之意旨,法律的基本目的均在于維護社會的善良風俗和道德秩序。法官在裁判案件時,應當將法律作為一個整體的正義秩序來理解。正如古羅馬法學家塞爾蘇斯所說:“若未考量立法之整體,而僅按其中些許片斷,即作出裁判或答復,實為不當?!?/p>

為何需要兼顧天理、人情

法官在裁判案件時,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然而,在很多時候,法律并非一清二楚,完美無缺。社會的發展總是或多或少地走在法律的前面,法律具有其難以避免的滯后性。當法律落后于社會的發展時,法官在裁判時就會出現法律空白。

另外,由于用以表達法律的語言本身的模糊性,使得立法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制定出一部完全清晰明確的法律??梢運?,法律一經制定,即落后于社會的發展;法律一經制定,即具有其無法克服的模糊性和彈性。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司法裁判中,法律本身的缺陷并不是導致裁判錯誤的主要原因。事實的復雜性才是導致裁判錯誤和裁判困難的根本原因。德國法學家魏德士指出,“在大學的法律教育中,書面上反復出現的事實被假定為完整且切合實際的。因此,學生只需要對它們進行評價就行了。但在實踐中情況卻截然不同。實踐當中如果有1000個事實問題,那么真正的法律問題還不到事實問題的千分之一。學生通常不知道這種情況,但是它在實踐中卻常常是主要問題?!?/p>

德國聯邦最高法院艾舍巴哈法官則表示,司法體系里的“核心缺失”就發生在事實上“缺乏職業訓練”。在司法實踐中,法官對事實認定的困難遠遠大于對法律的理解和適用。

由于法律本身存在缺陷,由于事實并非總是一清二楚,法官不可能像自動售貨機那樣根據既定的事實就直接吐出判決。法律的缺陷性,事實的復雜性,增加了法官下判決的難度。此時,法官在審理案件時,除了依據國法外,還需仰賴對天理、人情的認知,從法律的本源出發去尋找解決問題的答案。

如何實現國法與天理、人情的統一

法律的基本任務是使案件得到合乎正義的解決。當法律存在缺陷或者事實模棱兩可時,法官在裁判案件時,就需要仰賴天理、人情來確保裁判結果的公平公正。

天理作為一種合乎事物本質的自然秩序,要求法官在裁判案件時必須重視這種秩序。德國法學家科因形象地指出,“事物的本質仿佛賦予正義以尺度,因此正義才會擴展為一種完整的秩序,因為正義本身給我們指出存在于各種事物里的秩序。于是,正義就在于把人和社會的事件安排在法的制度里,賦予他們以位置,這個位置是根據生存秩序本身賦予他們(或它們)的。公正的立法者的任務會從決定的任務轉變為認識的一種任務:法的理念將會擴大為自然法,自然法是存在于人和各種物本身的秩序的一種反映。認識真正的存在將會使立法者能夠讓每一個人各得其所?!?/p>

法律是合乎事物本質的一種正義秩序,當法律存在缺陷時,法官對法律的解釋亦應當回到事物的本質中去。事物的本質要求法官必須認識到:據以形成法律的生活事實并非一堆雜亂無章之物,而是有其內在的規律和結構。

法官在解釋法律時,必須洞悉法律背后的生活事實,并根據它們內在的規律和結構作出合乎正義的安排。如果法官形式主義地解釋法律,很可能導致法律與事實、國法與天理的兩相背離。

法官在解釋法律時,要合乎天理,合乎事物的本質,就不能僅僅拘泥于法律的字面意思和歷史內涵,而必須對法律進行客觀解釋??凸勱饈鴕?,法官應當根據法律本身的客觀意圖或者客觀精神來解釋法律。法律本身的客觀意圖要求對法律問題作出合乎正義的解答。因此,在解釋法律時,就必須從現在出發,根據不斷發展變化的社會事實和社會需求去解釋法律。

此時,解釋者必須根據社會中占主導地位的、有生命力的觀念來確定法律條文的具體含義,解釋者必須按照具有多數公認力的正義觀念對正義問題作出決定。

具有多數公認力的正義觀念不是高度個人化的東西,而是體現在國法當中的法律價值、法律目標和法律原則。國法與天理的統一,正在于法官能夠準確認識到反映天理的法律秩序中的基本原則和價值,并根據這些基本原則和價值去彌補形式法律的缺陷和不足。

事實真相是正義的基礎,沒有事實真相就沒有正義判決。法官對事實的認定依賴于證據,然而對證據的評價,則依靠法官的司法認知。法官在對證據進行自由評價時,應該合乎常識常理常情,合乎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倫常。此時,人情常以經驗法則的面貌呈現于世。

法官在對證據進行評價時,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實際上就是要合乎事物的自然秩序和人與人之間在長期的交往過程中所產生的一種合作信賴關系。法官只有尊重這種秩序和關系,才能夠對證據作出準確的認識和合理的推斷,從而正確地認定案件事實。

天理、人情、國法,并無二致。法官在根據國法裁判案件時,除了依據法律的字面含義外,還需把握法律的客觀精神,使判決結果“不逆天理,不傷情性”,實現國法與天理、人情的統一。

[作者單位:四川天府新區(自貿區)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